PE-VC20年来“三起三落”:募资难依旧 科创板机遇和挑战并存
2019-10-26 13:40:41

PE-VC20年来“三起三落”:募资难依旧 科创板机遇和挑战并存

  近两年,受大环境影响,PE/VC行业一直受制于退出渠道。

  “我们最乐观的估算是,中国PE行业的整体退出率大约在15%附近,”德富资产执行合伙人吴舸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。

  “整体没有那么高吧,估计只有头部创投机构才能达到这个比例。”华睿投资创始人、董事长宗佩民在“第21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”上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,在他看来,2018年PE行业经历了一轮“至暗时刻”。

  PE/VC,可谓是创新资本形成的重要载体,是直接融资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数据显示: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,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股权与创投基金管理人1.45万家,管理规模9.28万亿元,创业投资基金再投项目已经达到3.05万个,在投中小企业2.35万家。

  这个行业,理想中很光鲜,现实却很“骨感”,多位PE谈到自己的行业时,都觉得很苦,一个直观的体现是,还没有一位PE人士能登上富豪排行榜。

  命运多舛的行业

  冷暖自知,东方富海合伙人梅健自1999年加入到PE行业以来,几乎见证中国PE行业20多年的沉浮之路。

  在他看来,自中国的PE行业诞生起,遇到的一个“艰难期”就是2000年~2004年之间,“我记得2000年左右大家都在喊着要推出创业板,后来,创业板迟迟未出,中小板开闸,但对于PE行业来说,却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,就是股权分置,法人股不能流通,也就是说我们投完之后,股份不能流通。”梅健说,“当时,清科每年年会的PE排名榜单上,前面清一色外资,因为外资投完之后,就去美股、中国香港市场上市,那个时候,对于内地的PE来说,真的很难。”

  2005年,股权分置改革启动,这不仅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,同时,也为PE们带来了诞生以来的第一个春天。“当时,有一波如今知名的创投机构,就是在当时诞生的。”梅健说。

  2006年以后,中国PE行业又陷入盘整,当时,摆在PE面前的是三大难题,但归结起来就一个问题,即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海啸,一是金融海啸使PE资金募集难度比以前加大;二是造成一些企业盈利能力下降;三是股市下跌也使得PE的投资对象通过IPO退出面临困难。

  为了鼓励同行,一位外资PE合伙人在国内某论坛演讲时还安慰大家说:PE在亚洲仍是朝阳行业。

  很快,朝阳行业就迎来的“第二春”,随着合伙企业法的修订、A股IPO的重启,尤其是创业板2009年的推出,本土PE获得了一轮暴涨,并在2011达到行业的第二个顶峰。

  “2015年IPO暂缓发行,PE就又消沉了一段时间,因为无法套现,和LP无法交代,2017~2018年,募资也变得很困难,而且,最关键的是,作为PE的‘大金主’,上市公司大股东资金陷入紧张状态。”梅健说。

  寒冬过后小阳春

  消沉期,创投行业的不良率也在飙涨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PE对第一财经表示,“创投行业常规不良率为30%是很正常的,80%~90%都是有的,创投机构也是太多了,真正优秀的机构估计就140家左右”。

  投得好不如退得好,面对IPO放缓、退出渠道不通畅,PE两头承压,而现如今,随着科创板的推出,PE们又普遍有了新共识,春天,又来了。但这个春天可能要打个折扣。

  5月31日,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党委书记、会长洪磊透露,目前公布的110家科创板申请企业中有88家企业获得了股权创投基金的投资,686只股权创投基金投资的在投本金达346亿元,另有3家企业获得过投资,但已完全退出。

  “对于基金管理人来说,始终是要寻求项目退出才能够为LP创造价值,在退出之前,所有看上去美好的估值都是幻影,比如,投了网红项目,投进去1亿,如今估值说是几百亿,但只要没有退出,都是无意义的,尤其是有些所谓的网红项目属于‘见光死’的‘毒角兽’们”。梅健说。

  梅健如今担心的是,科创板以后也出现这样的“毒角兽”,上市以前的故事特别美好,但经历科创板的试金石,就被试出来了。

  “投了那些商业逻辑站不住脚的‘毒角兽’,可能A轮在成本较低的情况下,PE侥幸赚到钱,但后面几轮冲进去的,估计就要亏损了,况且,科创板参与者都是机构,不是散户,更加理性,大家都有个商业逻辑的基本判断框架。”梅健说。

  但无论如何,科创板的确加快了PE行业的项目退出周期,多了一个通道,“确实像我们之前投的一些半导体或者生物医药项目,就是要亏很多年,而一旦开始盈利,盈利的效应又非常明显,按照以前的上市准则,上市就要等很多年,而通过科创板,就可以早点上市。”梅健说。

  尚有乌云盖顶

  也就是说,随着科创板上市规则的出台,PE行业在认真对比中小板和创业板之后,普遍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。但在到达科创板“彼岸”之前,PE们还有两个现实的问题需要解决,一是如何减税,二是钱从哪来。

  私募股权行业曾呼吁多年PE税制改革,洪磊在“第21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”上也建议说,应当实现以基金为核算单位的所得税汇算清缴机制,当基金将90%以上的当年收益分配给投资人时,仅在投资人环节征收所得税,同时对FOF类基金实行税收穿透,仅在基金收益达到最终持有人时,对最终持有人征收所得税,避免重复征税;应当将创投基金所得税汇算清缴机制扩大到全部股权投资基金,根据投资期限实行税收递延,鼓励长期投资。并建议加快研究推进《增值税法》,优化金融产品税制和征管机制,在基金产品层面取消增值税。

  钱,则是PE行业目前最为头痛的问题,随着“资管新规”落地,风险投资行业发展迎来深度调整期,尽管行业内基金管理人数量在持续创下新高,但是“二八现象”已经显现,募资难、“勒紧裤腰带”已经成为行业共识。

  武汉科投董事长、总经理沈晓健认为,募资难,是难在有创新性、耐心性的资本现在还不够。“不管是险资、相关机构还是社会民间投资,有耐心的长线资本还比较少,一方面,这需要靠GP对投资者进行教育,二是也要尽快让LP看到赚钱效应。”

(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)

(责任编辑:DF387)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btbgoalkeeping.com/shanghaijianzhixinxi/400.html (转载请保留)

最新文章

热点推荐

武汉兼职信息热点